智行合一驾驭未来---对话采埃孚高层

2021年04月23日 09:34     来源: 汽车之友     

采埃孚全球首发了新一代采埃孚“采睿星”(ProAI)。采埃孚董事会成员柯皓哲博士(Dr. Holger Klein)在上海车展上说:“‘采睿星’(ProAI)是目前世界上最具灵活性、可拓展性且功能最为强大的车载超级计算机。”针对采埃孚近年来在汽车技术上的成功转型以及飞速发展,本刊在上海车展上,与采埃孚董事会成员柯皓哲博士,以及采埃孚中国总裁及亚太区运营高级副总裁汪润怡女士进行了一次深入对话。

 
 
汽车之友:今年上海车展为全球用户全新带来的“采睿星”ProAI与之前产品有何本质区别,同时该平台具备哪些业界较为领先的核心竞争力?
 
柯皓哲博士.:首先非常感谢您提出这个很好的问题,也感谢您长期以来对于我们公司特别是“采睿星”ProAI的关注。说长其实也不长,因为距离我们最开始发布采睿星才4个年头,行业发展如此之快,我们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也是如此之快。关于我们新一代采睿星的三个方面特性,我们可以总结为灵活性、可扩展性和标准化。先就可扩展性来说,正是因为新一代采睿星它在大小方面已经比前代是是更小了,但是它在算力方面是提供了灵活可扩展的计算能力,能达到从20~1000 teraOPS,也就是一千万亿次每秒运算的能力,这其实是比上一代有不少的提升,提升了66%,而1000 teraOPS也是市面上目前能够获得的最高的算力的,所以取决于你所应用的场景,可以灵活的选择。而另外一大亮点是在能耗方面,也是比之前有大幅提升,现在最新一代采睿星的能耗是低至每瓦3 teraOPS所以这比上一代是70%的提升。灵活性方面,我们与多家芯片制造厂商展开合作,包括英伟达,赛灵思,所以客户在选择和我们合作的时候,不一定非要选择某一个特定厂家的芯片或者系统,它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做出选择,而我们都可以提供相应的服务,所以这是我们的另一个灵活性的特性。而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新一代采睿星的量产将在2024年能够实现,并且我们既为商用车也为乘用车的客户提供我们的产品,这可能是在采埃孚非常独特的一点。
 
汽车之友:如今无论车企还是Tier 1、科技公司,都在讲软件定义汽车。实际上采埃孚也一直在提该理论,倘若在如今这个时间点,让您再次解释该理论是否存在转变?采埃孚在该理论上的根本逻辑是什么?跟其他厂商有什么不一样的。
 
柯皓哲博士:首先,清楚地理解“软件定义汽车”这个概念是很重要的,我们之所以会反复提及是因为在未来,汽车是可以通过云端进行更新,并且可以加载上新的功能,客户可以通过这些软件所定义的汽车来付费获取一些新的功能,比方说这个周末我要开车去北京,我仅仅需要在高速上拥有自动驾驶的功能,可能比如说付500元人民币我就可以获得这个服务,如果下一次我不需要,或者我就可以付费获得其他服务,那么这是软件定义汽车的其中一个场景展示。而为了实现这些功能,就需要在车上我们不仅要有相应的硬件,同时还要有类似于一个计算机的操作系统,这样的软件就是我在发布会上所呈现的采埃孚中间件,它是实现这个功能的关键的步骤,也是采埃孚最新的一个功能特性。我们要实现这个功能,需要把它和一些执行操作体系,或者说跟执行机构像是转向系统、制动系统、动力系统,要能够串联起来,同时还可以加上高速导航或者自动泊车等功能,那么这是通过采埃孚中间件都能够实现连接的一个新的场景。刚才在发布会上由汪润怡女士所展示的自动泊车功能,它就是一个软件功能,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需要停车场具备任何的基础设施,车辆自己本身就可以通过行驶几圈之后,对整个车场的情况进行定位,并且具有记忆功能,记住之后它就可以自动将自己导航到相应的可使用的泊车位当中。那么除了软件之外,我们还提供硬件以及中间件,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提供的产品及服务。
 
汽车之友:除了咱们刚才热议的人工智能化等话题外,采埃孚在电驱动领域也耕耘多年,迄今为止,咱们在电驱动领域取得了哪些重要成就?另外针对占世界新能源市场过半的中国市场,采埃孚会否打造专属产品?
 
柯皓哲博士:从全球层面上,电动出行方面其中一个变化,截至2020年底,采埃孚在全球的电驱动部件订单已超过140亿欧元,订单量也体现了采埃孚提供产品的一个很大的规模,所以通过量产之后,我们成为了电动出行市场上的全球的重量级玩家。而在科技上,我们十分注重800伏的科技,除了提供软件以及硬件,我们也能够提供多种的电动电驱动的动力单元和相关的体系,而中国市场的安排上,它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我们有越来越多的首发科技、首发产品都在中国,而在电动出行这方面会安排在中国首先与大家见面,同时也会有一些首发是与我们在中国的整车生产厂商的合作方共同推出,汪总也会更详细跟大家介绍这方面的进展。
 
汪润怡:说到800伏组件,第一,这是在中国研发的,不光是采埃孚唯一的产品,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产品;第二点,在全世界高功率的产品里面800 伏是史无前例的;第三点,他用碳化硅的一个功率电子的半导体,使得我们的整体续航里程跟整体的电动效率在世界范围内达到一个高度水平。整体来说,对我们本土的研发人员来说是一个挑战,对本土研发人员怎么跟我们全球的研发人员,尤其在Covid-19这个情况下,怎么达成一个非常融合的合作也是一个挑战。目前我A样、B样都有做出来,,刚刚我也在发布会上宣布了,整个驾驶的体验动力会更强劲,车子启动以后整体的加速会更快捷。应该说这个动力系统我们将会在一个本土制造商的跑车上先搭载。再说到中国的其他一些成绩,两周之前,在4月8号我们在沈阳破土动工了一个三合一电驱产品的一个新的工厂,这个工厂我们将投资10亿人民币,将生产一款产品在某高端国际品牌上搭载。这又体现了中国已经成为了生产高端产品的基地。在整个的供应链的体系上,譬如说电机是整个电驱动的非常重要的部件,我们也寻找合适的合作者一起来投资开发。我们已经宣布跟浙江(卧龙)集团的电机的合资公司已经开始运营。不光只是一个合资公司,我们内部也会做自己的电机,另外一方面在更高技术领域里面我们也本着很开放的态度,任何愿意或者说我们觉得适合一起合作的一些电机或者其他一些零部件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都会跟他们一起很好地融合。
 
汽车之友:最新一代的ProAI已经可以运行L4、L5自动驾驶。并包括了很多拓展功能,接下来对于自动驾驶的技术发展,甚至市场发展需要中间件建立一个基准化的目标,采埃孚如何管理规划这个目标?另外对于自动泊车系统,未来有没有预留场内定位或者其他的技术加入以让效率更高? 
 
柯皓哲博士:谈到自动驾驶这个方面,其实我觉得现在硬件方面已经不再是什么问题了,现在在车上搭载的车辆级的这些硬件软件有足够的算力来支撑L4、L5级的自动驾驶。所以现在制约自动驾驶发展是在路况上的这种实况交通的复杂程度,比方说一边有自行车一边有电动车,然后可能旁边行驶的大卡车上还有东西掉下来,所以要应对这种非常复杂的场景,那么现在的系统是不是能够100%的识别出状况并及时的响应,包括能够操纵转向判断等,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可能现在客户也并不需要100%的自动驾驶,可能在80%的时间,他可以享受自动驾驶技术带来的便利,剩下的时间他自己操控也是完全可以的,所以虽然这从技术角度讲,如果要实现L5级完全的自动驾驶,可能还要花一段时间。
 
汽车之友:今年是采埃孚进入中国的40周年,从中国销售到中国引领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个过程。采埃孚中国在工作机制上哪些变化?
 
柯皓哲博士:我们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但是我们在中国所拥有的团队是有高度的能够独立自主服务中国以及全球市场的能力,那么其中一个体现就是在中国本土团队当中,我们外籍的雇员或者外籍高管的人数并不多,并且有许多的技术都是本土团队自主研发的,而同时是很多的采埃孚首发技术也是在中国得到量产,并且将从这里推往全球,以后也会越有越来越多的这样的趋势,所以可能和此前不一样的是,以前是从欧洲引进一项技术或产品带到中国,但是现在更多的是在中国通过研发得到的新产品以及核心的技术可以推广到全球。所以说我们在中国本土化的趋势也是越来越高并且能力也是越来越强。另外,中国发展速度很快,市场的变化速度也很快,为了更好的服务于中国市场,采埃孚决定将总部的一些职能也搬到中国来,并且有一位常驻在中国的董事会成员——柯皓哲博士,来为高速发展的中国市场能够迅速决策,并迅速适应市场变化。此前我们得到反馈可能觉得速度太慢了,所以现在我们获得充分授权,只有我们在这里扎根,在这里做决策,才能更好地服务于这样重要的市场。
 
汪润怡:如刚刚柯皓哲博士提到,很显然在中国市场,开发的周期越来越短,我们面临着比如说有一些产品要求6个月,最长的也只有12个月,常常会碰到只有6到12个月之内的开发周期。我们就需要我们本土的团队有高水平的开发能力,不能常常依赖于其他区域的同事们,尤其是Covid-19之后。我们大力地加强在这方面的实力,尤其对软件工程师和系统工程师,我们吸纳了很多外部有能力的人。在过去的十年里面,也培养了很多公司内部人才,他们成长的很快。我们最近的好几个项目,都答应我们的客户在6个月到8个月内完成。采埃孚在质量上是不会有任何的瑕疵。因为时间短,我们要求我们的这些员工在极其紧张的时间里边,达到一个产品投放的流速率。这要求很高,但是我们的团队都是慢慢成长了。这是我看到的我们的一个竞争力。
 
汽车之友:关于疫情之后,采埃孚对于亚太,尤其是中国地区,中国市场,接下来的布局和投资会是怎样的?
 
柯皓哲博士:我们是在疫情开始之前就启动了在中国进行本土化策略,也是益于这样的决策,所以我们能够在疫情期间平稳的过渡。这次新冠疫情波及了全世界,但是中国很快就从疫情当中恢复过来,采埃孚也是得益于早前开始的本土化策略,才能够很快的走出危机。关于未来的发展策略,第一步是要加大中国市场的投资力度,更多的参与到市场当中来,并且为整个中国的市场更多的进行开发,包括联合研发,服务于整个的生态,创造更多的相关的科技。在未来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加大这个份额,所以也可以称这样的策略为一个双循环的策略。其实在4年前已经开始将其中一部分系统,比如说像转向系统,在中国开始生产研发并且向全世界出口,那么当时我们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危机,但是得益于当时的决策,我们也很快地度过了危机,所以采埃孚未来一定会加大在中国市场的投入。

相关推荐

版权所有:汽车之友网

Copyright © 2018 - 2019 www.autofa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40935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天莲大厦      电话:010-50950026